鵡繆←随夫姓喻

#我叫 午缪(↑本id防止被日
#高三党
近期全职/底特律/一人
想要左拥康纳 右抱文州
很杂食,四舍五入是个画画的。

【喻黄】殊归世界线 00-01

大概是练习着第2次写文?

本行是个画手所以文笔并不好hhh(欢迎来纠错别字)
私设喻黄已在交往√
结局he请放心食用(ง ˙ω˙)ว 

不明所以的楔子+毫无营养的01

楔子00

   【ϐ世界线】

   男子微笑着望着眼前的青年,微斜着脑袋,右手玩弄的玻璃杯中还残留着几只冰块,此时正在昏黄的灯光下,闪烁的晶莹的光。他漫不经心的摇晃着杯子,冰块也随着晃动着,光影叮叮当当的闪动。他从不喝酒,所以那也只不过是一杯冰水罢了。

   “那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他喃喃说道,“不该出现的人打破了常规,出现在不该存在的世界里。想不到在他那里我这个平凡的小人物进入职业圈,和如此闪耀的人并肩同行……毕竟成为职业选手可是我毕生的梦想呢,从未改变过的。”

   “不过,这些,这条世界线应该是做不到了的吧。是我主动放弃了。不过好在那条世界线的我竟然成功了。那个世界的蓝雨‘利剑所指之处,诅咒也如影随形’。”

   昏黄的灯光下,冰块消融着,形体绝望地消散。他昂起头,将剩余在杯底的液体一饮而尽。他修长的睫毛微微抖动,眼帘下流出水似的温柔。

   “那个世界的少天他……不,这个世界他是黄队……算了,没事。”

01

   黄少天睁开双眼,模糊的视线中天花板若隐若现。一系列哲学问题在黄少天脑海中中宛如草泥马般飞奔而过。我是谁?我在哪?早饭吃什么???最终,他将这一切的终极问题总结为——找喻文州。

   “队长——队长——!”黄少天翻了个身,懒洋洋的呼唤着。但无人回应。

   “奇怪了……”刚睡醒的他总是这样迷迷瞪瞪,环顾四周,熟悉的的蓝雨宿舍,隔着一层薄薄的窗纱,暖洋洋的阳光伴着徐徐微风如同海浪轻抚沙滩一般涌入屋中。对面的一张床上,被子整齐叠放,床单完全像是没有人睡过的平整。

   对哦,现在是夏休期,战队的人该回家的回家,该旅游的旅游,然而他这个游戏宅总是卧在俱乐部里,那都不去。记忆回溯,曾经的早上喻文州总是坐在他的床边,他就喜欢这样淡淡望着黄少天的睡颜,脸上带着一丝宠溺的微笑。“该起床了,少天。”“唔……?”黄少天靠在喻文州身侧,“好好的假期为什么要起这么早啊……队长我我我在睡一会……”听着黄少天的声音含含糊糊的带着浓厚的睡意,这家伙说梦话也不带标点符号啊,喻文州自感好笑,伸手揉了揉黄少天浅栗色的短发。“再不起来我就喂你秋葵了。”黄少天不情愿地睁开双眼,自家队长逆着光,阳光为他的发丝镀上了一层金边,漆黑的眸子里隐约看到一个模糊的自己,温柔如水的目光忽然荡起涟漪。他衣着的家具的t恤,那是黄少天前两天送给他的,上面印着一条咸鱼的卡通图案。黄少天环住喻文州的腰,在腰际落下一个轻吻……他们已经交往一年多了,感情一直很好。无论在那种场合,他们的狗粮总会让其他人甜到掉牙。

   ——然而现在?“队长?”黄少天一下子醒了大半,队长是不是在卫生间呢?他心想,这样没有喻文州的早上让他心里莫名的有一点落寞,他不满的翻身下床,光着脚啪塔啪塔的朝卫生间走去。“队长队长今天你竟然没有叫我起床诶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哈哈哈我说啊,”黄少天停住了,卫生间是空的。干净的地面,干净的水池,它们都包围在一副冷色调的阴影里,没有喻文州。

   “奇了怪了。”黄少天式黑人问号。他走出宿舍来到蓝雨食堂。一转眼就看到了郑轩和宋晓坐在一张桌旁,享用着不知是早餐还是午餐。“呦!”黄少天打了个招呼,买好饭坐了过去“早啊早啊!在吃什么啊?靠?秋葵!食堂也是你们也是真是太恶趣味了,秋葵简直不是人吃的东西!”另外两人也哈哈哈的笑了起来:“黄队挑食是不好的哈哈哈。”“哎这不能怪我啊balabalabalala对了你们有没有看到队长啊,真是的他今天没叫我起床就算了,现在人也不知道跑到哪去了。真是不让人省心啊!等等你们刚刚叫我什么???”黄少天的话匣子不打自开,文字泡江水般涌来,突然他愣住了,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不对。郑轩宋晓面面相觑,又立马换成了看白痴般担忧的目光:“队长?黄队你现在不就是队长吗?”黄少天一个激灵,刚刚喝的一口水差点喷出来,“哈?你们在开玩笑了?我今天打开方式不对?哈哈哈哈我知道了是不是喻文州又串通你们想把我当傻子一样溜?哈哈哈哈本剑圣早就看透了,所以所以别玩了,让队长他赶快出来吧!”旁边陷入了沉迷,良久,郑轩一脸压力山大的开口说:“喻文州是谁?……”“黄队现在不是愚人节啊……”宋晓也在一旁附和道。“真是的你们真是演的太像了,怕不是个戏精吧哈哈哈。就等我把他揪出来好好问罪吧。”黄少天快速的解决了肚子的问题,走出食堂。

   太蹊跷了太蹊跷了。黄少天掏出手机拨打了喻文州的电话。嘟—嘟—嘟——只有冰冷的忙音,不通。“靠。”他轻骂了一句,“算了算了,我还是相信队长的。队长那么善良诚实温和公正的三好公民才不会随便和别人私奔的!”他漫不经心地散着步,随意地踢着路面上的小石子,心里有回味起刚刚郑轩所说的话。“喻文州是谁啊?”那认真的表情,说话的语气完全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态度,那是惊讶?惊恐?诧异?黄少天那点初中水平的语文积累也顶多能想起这么几个形容词了。他暗暗感觉有一点不对了,心里不安的颤动了一下,算了算了,别瞎想了。

   今天下午蓝溪阁公会的大春和蓝河来了,好像是为了商讨近期网游里活动的事?哎,无非也就是那些,黄少天想。两人见了他都长出了一口气,蓝河那孩子更是黄少天的脑残粉,见到偶像后激动万分兴冲冲地来打招呼:“黄队!”……黄少天愣在原地,“怎么连你们也??”大概是他的态度吓到了他们,两人露出了惊异的神色,“黄队你今天是怎么了?”大春问道。“啊不不不不…你们怎么一个个都改口叫我黄队了,太见外了,再说啊我也只是副队而已啊哈哈…平时不是一个一个黄少叫得好好地吗。”“您就是蓝雨战队的队长啊,郑轩是副队。”黄少天见两人神色如此严肃,心里又是一颤。我靠,我大蓝雨的心里素质都这么好吗?!戏精的有点过分了吧!之后就是一连串的活动攻略讨论,黄少天心乱如麻,大脑中被自说自话在就被文字泡填满了,大春和蓝河的话也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这时黄少天才切身的体会到喻文州的厉害和重要,想到每每到战术讨论时队长总是独挡一面,总是百般的宠溺着他。尽管黄少天是蓝雨的王牌,但身为战术大师的喻文州同样不可缺少。他是他们敬重的队长,蓝雨的战术核心。

   已是夕阳西下,终于,讨论结束了。大春和蓝河起身告别。临行前,黄少天叫住他们,“你们是没看到喻文州才来找我的吧?”空气突然安静起来,夕阳的艳橙色刺入窗中,使蓝色调的走廊内染成暖色。“喻文州?”黄少天此时真正的感到了自己的词穷,一阵晕眩中他问出了这个他最怕的问题。

   “蓝雨里有没有喻文州这个人?”静默。他害怕听到答案,内心拼命设想着:大春和蓝河顿时笑哈哈,打趣地说着黄少你太入戏了。同时队长也从一旁走出了,一脸温和又心脏的笑容……可是……

   “从来没有听说过……”

   顿时天塌地陷。

假配图真简略

碎碎念一波:

emmmmm我觉得可能会写的很狗血x

毕竟我看过的文也不多,撞梗什么的完全巧合吧就当。只是有了难得的脑洞想写出来而已。

顺便来给自己画画配图√(这才是真实目的对吧hhh

评论
热度(17)

© 鵡繆←随夫姓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