鵡繆←随夫姓喻

#我叫 午缪(↑本id防止被日
#高三党
近期全职/底特律/一人
#左拥康纳 右抱文州
#是孩厨,但lof几乎不发
很杂食,四舍五入是个画画的。

【喻黄】殊归世界线03

故事开始进入正轨?

意识流写作

欢迎纠错字。

01   02


03

   这天的天气不是很好,灰蒙蒙的天空俯视着大地,压迫着人的视线。航站楼内,黄少天隔着擦得锃亮的落地窗遥望远处的地平线。收到魏琛的消息后,他二话不说直接买了飞往H市的机票。航站楼内人流来来往往,无数只眼睛,无数只脚。他们的生活飞快的运转,是否也会留意生命中某个人物的消失?

   无奈,黄少天无话可说。喻文州对他来说算什么他也说不清,恋人?队友?精神支柱?不不不……黄少天不置可否。几个小时的飞机旅途就这样在郁闷的心情中过去。

  下了飞机,匆匆给兴欣的人打了个电话,黄少天就自己乘出租过去。他带的行李并不多,无非是随身那几样,换洗的衣服和洗漱用品一样没带。公众人物就要用公众人物的样子,墨镜口罩围巾…把自己的脸裹得里三层外三层,黄少天还纳闷呢,为什么这个司机师傅不断的在后视镜中不安地瞄自己,大概是自己粉丝太多了吧,可千万不能被认出来啊……

   兴欣众人见到了黄少天,想到原来的黄少天那可是神采奕奕,文字泡一个接一个,络绎不绝,别人说一句他可以怼三句回去。这现在呢,一脸苦瓜样,话也少得可怜。失魂落魄,好像没有比这个形容词更加贴切的了。

   “哎呀,剑圣大大这是怎么了,好像经历了天大的浩劫一样。”方锐憋笑地调侃黄少天道。黄少天皱了皱眉,不爽地瞪了方锐一眼,没说什么。“看你这架势八成是失恋了。”又有人接话道。

   “算了算了不和你们说了,我找魏老大。”天大的浩劫?失恋?的确啊,的确是这样。可是……黄少天感到自己仿佛被周泽楷上了身,齿缝好似粘合在了一起,一句话也挤不出口。所有人的不对头令他惶恐。光是喻文州的消失就有太多太多的疑点,为什么联盟的大家都对此不以为意?满腹疑问使他急需找人倾诉,告诉他这一切,他渴望他人的理解与鼓励,可是唯独收到了冷眼和嘲笑。被迫地,整个世界给他画了一道屏障,将他隔离开外。

   他说得够多的了,不能再说下去了。

   绝对精神的存在如此向他诉说。

 

   魏琛面对着反常的黄少天沉默了许久。面前的青年仍然稚气未脱的面庞写满了复杂的表情,他的眉头紧紧地拧在一起,双唇紧抿,眼神中充满的不信任与不安。不这是他该有的样子。看来前两天他在职业群里不是在开什么玩笑吧?魏琛暗骂一句,马上得出结论。回想当年可是他一手将黄少天带入职业圈,看着他一路走到现在,对于联盟的剑圣他自然是最了解的了,阳光,话痨,倔强不屈。(前提是这个世界没有喻文州。)

   “说说吧。”魏琛说。

   “……喻文州……你还记得吧……”忐忑,黄少天都感到了自己声音的颤抖。这几天,夜晚多少次惊醒,心一下下的变冷,下沉。身边缺少了喻文州的温度,耳畔也没有了喻文州平稳的呼吸声。黄少天宛如在黑夜中迷失的孩子,无论天气多么炎热他将自己紧缩在被子里,作茧自缚,这是他的最后一道安全防线。梦断断续续,只是无意义的混乱,切断了他与喻文州在梦中邂逅的一丝可能。无意识间,他还是会伸出手在冰冷的床单上摸索着喻文州的人形,无获,又一次惊醒……

   “为什么会突然提起他?小子你是不是发生了什么?”魏琛不但没有回答,反问黄少天道。他熟练的在裤兜里摸索了一阵,抖出一根烟,点燃,却没有抽。

   “魏老大我……我解释不清……”见黄少天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魏琛真是发了愁。现在的年轻人啊,思想真是复杂。“……喻文州他不在蓝雨了吗?什么时候离开的?为什么我一点一点也不知情……”烟味充斥了这件小小的会议室,拼命往黄少天鼻孔里钻。苦涩感伴随着他的话在口腔里满开。“我很混乱……”

   喻文州?这个孩子在魏琛这个老人家影响实在不太深了。好像曾经他还是蓝雨队长时候青训营的确有过这么一个孩子?不过他实在太不起眼里,手速出奇的慢,这样也想成为职业选手这是勇气可嘉。后来?魏琛挠挠头……记不清了?记忆开始模糊,原本清晰的景象一点点退化成一块块花花绿绿的色块,他只记得名为喻文州的孩子最终默默离开了训练营,当时眼神是那么依依不舍,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现实的残酷无人可挡。

   他如此的告诉了黄少天。黄少天宛如一尊石像地张大了嘴巴。在他的印象里并不是这样!明明喻文州是留到最后的赢家,不然就不会有今天的联盟第一术士了。“啪!”他一巴掌拍在自己的脑门上。的确,照这条线路梳理下去,喻文州没有坚持到最后的话,今日的联盟、蓝雨就缺少了一位出色的人物,自己就这样推上了队长的职位。好像一切都在情理之中啊,逻辑没有问题!

    屁啊!谁会信啊!黄少天心里百万个无法接受。队长他怎么可能会放弃?!真是天大的笑话!而且……黄少天不由想起来了,魏老大被队长三次击败的事,这么重大的事他闭口不提,忘记了?绝不会啊!

   曾经那个吊车尾喻文州,也是倔得一点也不输于黄少天。就算被人冷落,也一直在默默奋斗着。他总是一个人安静地坐在角落里,全神贯注于每日千篇一律的训练,慢吞吞地操作着手中的角色,神色却出乎同年人的淡然。没有大喜大悲的变化,少年老成,这与聒噪的黄少天形成了鲜明对比。黄少天也承认他实在在青训营看轻了喻文州,甚至对他加以无情的冷嘲热讽。但日后他们成了队友,战队核心,黄少天的态度发生了转变……

   “喂喂——”魏琛用握着那根烟的手在黄少天眼前晃来晃去。“呜哇,魏老大,你这是想谋害我啊!”黄少天回过神来。“呵,烫一下又不会死。你又瞎想一些什么呢,愣神这么半天。”魏琛不屑瞥了他一眼,把烟叼回嘴里。

   略略略。黄少天心里不爽,不过现在没心情和他扯皮。“那么那么,魏老大,你知不知道现在喻文州的去向?”这是魏琛也面露难色,毕竟是那么久之前的人了。经过深思熟虑后,他终于说:“你等我去查查当年训练营的记录,说不定能联系上吧。”黄少天点点头,哪怕只有一丝希望,我也会抓住它!

   “不过,为什么你会这么执着于这个啊?”

   黄少天一愣,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这对我很重要。”

   这几天,黄少天都留在了H市,在兴欣蹭吃蹭喝。对他而言剩下只有等待,虽然魏老大很不靠谱,但现在选择就是相信他了。他离开兴欣,在周边无聊的闲逛,偶尔散散心也不错呢,他想着。照例的他又将自己打扮的严严实实,衣物的厚重却没有增加他的安全感,他外出的时间本来就不多,感觉已经很久没有形单影只了。哎——队长啊队长!你怎么就这样抛下我一个人了呢!冷静!自己没了喻文州怎么变得这么多愁善感了?飘荡,继续飘荡,没有目的地,他任凭双脚带领着自己。偶尔身边经过三三两两的人群,讨论荣耀的声音无线放大刺入黄少天的耳膜。那几个人一看就是几个毛头小子,正激动地讨论网游中的所见所闻,甚至还吹嘘要进入某支战队成为战场上的主力。看他们这么神采飞扬,黄少天愣了愣,当年的自己和喻文州是否也有着这样的热血情怀?这样为了梦想勇往直前天真的勇气?从“傻孩子”跌跌撞撞一路披荆斩棘,登上今天的王座。他做到了,队长他……

   该死!队长你可是蓝雨最优秀的队长啊!如果魏琛说的都属实的话,你怎么能就这样半途而废!!!

  现在你到底在哪里!?一定要把你揪出来盘问!

 



评论(3)
热度(11)

© 鵡繆←随夫姓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