鵡繆←随夫姓喻

#我叫 午缪(↑本id防止被日
#高三党
近期全职/底特律/一人
#左拥康纳 右抱文州
#是孩厨,但lof几乎不发
很杂食,四舍五入是个画画的。

【喻黄】殊归世界线 05

世界线变更/穿越的pa

he请放心

bug有(欢迎收看《走出科学》)

大眼爸爸最好助攻√(社会你眼爹)


01  02  03  04 


05

   咳咳咳…吐过之后真是好多了……黄少天俯身对着水龙头洗了一把冷水脸。前额的发梢不小心被打湿了,聚成一绺一绺的,水珠顺着滚落。咳咳……喝太多了……现在胃里还是翻江倒海的斗转星移。他意识到自己说的可能太多了,没事,王杰希也就会当他耍酒疯吧。又稍稍平复了一下,黄少天就跌跌撞撞的走出卫生间。

   王杰希在车里等得早就不耐烦了,还以为黄少天晕死在厕所里了。见他脸色难看的打开车门,坐在副驾驶坐上,没说什么。“没事了吧”王杰希询问,“我送你回酒店吧,我没喝酒。”黄少天淡淡地回答:“好啊,谢了。”

   B市的灯火阑珊,黄少天倚着窗,将视线扔向远方,挨家按户温暖的灯火里,幸福而甜蜜。你也是否沉浸其中呢?有着自己的生活,自己的幸福?我该如何从这几千亿茫茫人海中找到你?不过在这个世界,你脱离了荣耀职业圈也物是人非否?不确定的因素太多太多,黄少天连现在自己的处境也仅仅一知半解。

   “黄少天。”王杰希突然很严肃的喊了他的名字。“喻文州是你什么人。”

   黄少天一怔:“老王你怎么突然问起来这个了?嗨呀你应该也不认识吧……”黄少天还想推脱,王杰希一个眼神瞪过来。“你的胡言乱语始终围绕着这个人啊,而且你还叫他队长,还有好几天前群里。换做你不觉得奇怪吗?”黄少天没有答话,王杰希继续说:“感觉这个人和我们是不是也有联系,或是和荣耀联盟有关。”

   良久,“哎,大眼你看相真是越来越厉害了……”似乎经历了复杂的心理斗争,黄少天终究妥协了,全盘托出。“…总之就是这样,你就当故事听就好。”说完,他微微勾起嘴角,一副知道你不会相信的不屑样,但又笑得隐隐伤痛。

   王杰希耐心地听他将故事讲完,一言不发,若有所思。末了,他说:“嗯……你有没有想过一种可能?就是平行空间。”

   “怎么可能?你在逗我玩呢,这有不是科幻小说??”黄少天想都没想就立即驳回。

   “不是的,黄少天。似乎有科学证实平行世界是存在的,而且你想想,以魏琛的记忆说喻文州在青训营中退出了,但在你的表述中喻文州是笑到最后的人……”

   “就是!因为魏老大最后退役的原因是连败三局给喻文州,我觉得这样的黑历史他没可能会忘记,也没有骗人的必要……奇了怪了……”

   王杰希说:“这就是出入点。大概就是在这里发生了世界线的分歧,你那一条世界线就简称ɑ世界线,现处这条是ϐ世界线。你会穿越过来…嗯……肯定是有着怎样的契  机吧?”

    “我怎么知道?太玄幻了吧别开玩笑了……”黄少天闷闷不乐道。虽然还嘴硬不接受王杰希所说的推测,但内心其实也已经有了几分的相信。这信息量有点大啊,什么平行世界,什么世界线,明明是科幻小说里才会有的东西,怎么会串戏跑到这里?不过这么联想下去的确可以理清楚一切……喻文州在青训营中途而废,于是联盟失去了一位战术大师,蓝雨失去一位出色的队长。“喻文州”这个名字彻底在荣耀圈中抹消……黄少天的眉头拧得更近了,可是,他最不愿意接受的一点就是队长他……他为什么会放弃呢?这绝不是他的风格!他是在逆境中生长的野草,没有惊人的天赋,也没有百倍的呵护,他的勤奋和顽强胜过了所有人——所以他留到了最后,尽管他总是声称自己幸运,但黄少天坚信……

   车子停在了酒店的楼下。黄少天僵硬的下了车,却没有离开,右手紧拽着车门,呆立如同一座木偶。“黄少天?”黄少天抿了抿嘴唇,“王杰希你还是第一个……为什么你会相信我说的话?”王杰希眼神有一丝慌乱,迟疑片刻:“那只是我瞎猜的。”“是么…那穿越的为什么是我?”“说不定那边的我给喻文州施了个诅咒也不一定。”“靠!王大眼你真当自己是魔术师啊!”黄少天一下子炸毛,不过经王杰希这样一开玩笑,他的心情也放松很多了。

   “谢了,王杰希。”黄少天关上车门,挥了挥手,王杰希朝他点了一下头,就摇起了车窗。隐约间,黄少天好像捕捉到了一丝声音。

   “这种事情竟然又发生了……必须得赶快找到‘契机’才行啊。”

 

 

   喻文州望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又不安的望向窗外。天边黑云压境,翻滚着向这边涌来。八月正处于华北的雨季,B市难逃骤雨的劫难。还只是下午4,5点钟,刺眼的阳光就隐匿在黑云中,蝉鸣躁动着,灰色的天,模糊的光,磨掉了万物色彩的一层浓度。今天要早些回去吧。喻文州想,办公室的无影灯下人心惶惶。但是,很幸运,他有伞。

   不一会雷声在所有人头顶炸响,仿佛宣告战争开始。硕大的雨滴子弹般砸向大地,密密麻麻的,是真的“枪林弹雨”。玻璃上的水痕连成一片,张牙舞爪地铺开最严密的封锁线。喻文州感到自己身处于一座被重重包围的孤岛,教学楼只是一座虚伪的堡垒,终究会粉碎与敌人的炮火之下……

   学生和其他老师都陆陆续续的离开了,喻文州还坐在自己的桌前,耐心地为每位同学些评语。在学生眼中的他,温柔又好脾气,讲课的风格也随和,仿佛一副邻家大哥哥的样子,所以深受欢迎。喻文州静静聆听着雨声,楼道里隐隐约约也有学生嬉笑地声音。忙完了一切,他才收拾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撑开那把透明的伞,喻文州离开了守卫的堡垒。他仰头隔着伞望向天空,灰黑色一片,无法分辨现在的时间,不知太阳的走向和群星的转移。阴云将人的视线压得更低了,压迫感油然而生。倾盆大雨下,水奏出它的旋律,杂乱无章,被洗刷过的事物也依旧灰蒙蒙的。“啪嗒,啪嗒……”尽管喻文州走得再小心,但泥渍和雨水还是爬上他的裤腿。阴雨的季节,真是不让人喜欢。喻文州心想。

   快步入小区前,他看到一个人远远的站在那里。雨水的模糊中,他依靠着小区的铁栅栏,没有伞,仿佛街头艺人一样任凭被淋成了一只落汤鸡。他高挑的身材,偏瘦,衣着一件浅蓝色的兜帽衫,但现在已经被雨水淋成了深蓝色,脸什么模样看不清,因为隐匿在了深蓝色的兜帽里;他静默在雨中,仿佛要和雨融为一体,唯一的动作就是时不时东张西望一下,视线旋转不知道望向何方。好可疑,喻文州心想,决定默不作声的擦肩而过。但那个男人注意到了喻文州的到来立即起身挡在路中间,将全部视线投射过来。四目相视,喻文州看清那是一双清澈的黑眼睛,与自己相视时迸发出灼热的光。是兴奋的,是热情的!喻文州意识到不妙了,这个可疑的家伙不会是什么跑路的罪犯吧?眼见的这个男人就朝着自己冲了过来,喻文州竟然没有一点办法!在这种狭隘的地形里,他无法呼救,也无法逃跑,回击?他还没有混乱到这种地步。眼见着男人一步步进了。他的眼神仿佛看见猎物的狼,三步并作两步的冲了过来,水花飞溅的巨响使喻文州心惊肉跳。

   完了!他已经来到面前!

   情急之下,喻文州闭紧了双眼,就算思维再敏锐,行动上他总是迟疑——伞脱手飞到了不远处,湿滑的水泥地上,他接受到了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在这股冲击力下,喻文州向后倾去,退了几步,终于站住了。怀里这个人完全没有松开的意思,他的蓝色兜帽在奔跑时下落,露出一头浅栗色的短发,双手紧紧地环绕在自己背后,系上死结,脑袋倚在肩头,湿漉漉的头发扎的喻文州的脸有一点痒。喻文州呆在原地,甚至忘记推开陌生男子。令他惊奇的不仅仅是这个湿漉漉的抱抱,还有就是这个拥抱温暖而熟悉,与他的身体若合一契。手臂环绕的角度,方向,都让喻文州感到自然而舒服,内心的戒备渐渐被抹去。他是谁?为什么要抱我?雨珠打在喻文州和那个人身上,衬衫湿掉了,软踏踏的黏在身上,他感到自己也即将被大雨吞没,“阿——啾!”怀中的人突然一个打喷嚏打了出来,随即身体瑟瑟发抖起来,他猛地他起头,话像机关枪一样喷出来:

   “队长队长队长!!!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那天早上一声不响的就玩失踪?你这是要急死本剑圣吗?我说我说我说!队长你听我说啊!看着我的眼睛!我找你有多么辛苦你知不知道?我内心有多么伤心苦闷悲哀凄凉你知不知道?!我我我……”黄少天说不下去了,他看见了喻文州眼中的惊错和慌张,还有种莫名其妙。我的电波连你都无法接收到了?是的,他接收不到。他已经不是那个熟识的喻文州了。回想曾经的蓝雨里,队长总是最懂他的那一个。两人之间心灵相通,队长总是读懂他长篇大论下的本意。面前的喻文州,是截然不同的一身打扮,面庞还是熟悉的面庞,只是鼻梁上架了一副方形的黑框眼镜,使喻文州的严肃感油然而生;两侧的脸颊略微有些消瘦,黑色的碎发粘成一缕一缕贴在额头上;洁白的衬衣被雨水浸湿紧裹在他的身侧,勾勒出他优美的身形,黑色的西服裤穿得笔挺,跟显出双腿的修长。感觉比起蓝雨的队服,现在的打扮更适合他,黄少天暗暗的脸红了,心中小鹿乱撞,激动地大脑空无一物,除了情侣重逢的喜悦兴奋之情,他明白自己着实被男友的打扮帅到了。斯文,绅士,这些描写喻文州的词语此时更加的凸显他的魅力。但是有一种生疏感在黄少天心里蔓延,这张熟悉的面庞,他见到过他灿烂的笑容、悲伤的泪水、两人在一起后幸福与甜蜜……千变万化表情配合着喻文州百千的情感,黄少天都了如指掌。现在,喻文州表情僵硬,错愕在清秀的脸上写满。

   这是对陌生人的表情。

   黄少天内心打了一个寒颤。他的恋人喻文州和面前的喻文州是同一人吗?

   “是黄少天……?”他听见喻文州喃喃的感叹,目光“……是蓝雨的队长黄少天!”

   腹中的情感好似撕心裂肺般翻涌上来。即使黄少天做了充足的心理准备,理智还是在一瞬间崩坏。就算知道了世界线的变更,面前根本不是相依多年的队长,只是一介陌生人。但他不能接受“为什么!为什么连你也是?不要装失忆了好不好?!我们回蓝雨吧!队长!唔……”他粗暴的拽住喻文州的领口,将他扯到自己面前,强迫他与自己对视。一瞬间,黄少天知道自己的棋走错了,根本不是喻文州不敢与他对视,真正害怕的是他自己啊!他的眼睛,队长那双温柔如水的眼睛,将一切情感倾注于他的眼睛,此时充满戒备和退却。黄少天慌慌张张地松了手,晕眩袭来,眼前的景象与眼前的所见所闻重合,真幻虚实无法分辨,“嗡——”千百只蜜蜂破颅而出,他退后几步,单手捂住脸。脸颊涨红滚烫,但内心却寒冷彻骨。泪水打着旋,在指缝间滴下,融入雨滴,悄无声息。

   “对……对不起。”他唯唯诺诺地说的,一步步往后退。

   “阿嚏——!”


碎碎念:

关于王杰希,还会有一条王方王的暗线……


本想着小长假更完全文的,看来还是太天真呵呵。

这个假期的图力全部充值给了文力√

下次更新估计就是周末了(周更吧……请督促我不要弃坑QAQ

以及配图会一张张补上来QAQ

评论(1)
热度(22)

© 鵡繆←随夫姓喻 | Powered by LOFTER